学院篇第19章天蝎座对天秤座

南投修真强少在校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第19章天蝎座对天秤座

    天平座和天秤座本来是有区别的,因为天平是两端有东西进行平衡比较谁重谁轻,而天秤座代表一个秤砣如同死神一般称比另外一个实物的重量大小,但是根据星座相关的习惯,把天平座流入中国国内时用的就是天秤座,所以不用纠结,在本小说他们就是一个星座,当然我也曾经幻想过天平座对天秤座的剧情,可是最终还是没有采取这个方案.

    善雅声音从空中传来:”各位善雅少年善雅斗士,我们期待已久的黄金斗士排行榜的前六进四比赛,天秤座对战天蝎座即将开始!”

    在休息区的天雪和天梦都看着这边的情况,一转眼的功夫,一批批的善雅斗士进场观战,多了不少人.

    而随后还不是水晶斗士的悟跟着修扶着蔵茗女神缓缓出现,而在女神身边还有2个观战位置是给正义女神和封印女神的的,正义女神从冥界观礼也是罕见,她的女儿穿着自己打造的圣衣比赛自己还是有兴趣来见证见证的,毕竟和她对决的天蝎座风隐可是封印女神的儿子,两位神之子的较量也是两神族未来的较量.而封印女神这边却没有人,因为此时的封印女神还在边境镇守魔域封塔.

    蔵茗女神略有打预防针的提醒正义女神:”两神族的斗士对决难免有伤彼此,希望不会引发正义女神的报仇和引发对圣雅界的反目!”

    正义女神自然回答:”我们神族那个不是这样经历磨练起来的呢,我自然也清楚这位天蝎座的少年实战方面偏战士角色,属性偏火,我家的那位偏辅助,属性木,从哪一方面我家那位都在挑战一位比自己更有实战的角色!毕竟封印女神可是战斗女神中的一位主神!”

    随后其他黄金斗士也走到擂台当中,十二黄金斗士的出现一起行礼的画面也在当年被誉为经典画面,而后他们各自站在擂台四方来保证其他人不被波及.

    此时的布尔白羊座黄金教皇意气风发,伊陪在他的身后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手抬手举之间水晶之壁构成的防御壁隔绝结界就加固了场地.

    白羊座布尔说道:”两位都是神族的黄金守护斗士,实力皆为族人翘楚,虽然对敌一直有说不要轻敌全力以赴的看法,但是你们是例外,黄金斗士的全力以赴对决一直有可能成为千日对决的可能,这只是切磋,点到为止切勿下杀手!谨记!”双方点点头.

    白羊座布尔伸手牵住女使伊让其站身后,然后白羊座双手展开,将双方震开一段距离,再看已经带着伊转身闪现到场外,比赛随时开始.

    黄金天蝎座和黄金天秤座的光明随着亮起.彼此的星座宇宙灵压碰撞以表示现在自己的黄金星座力量的纯粹.

    在观众席的天梦问天坛座谁的胜面更大?毕竟在我们的记录里他们未来可是合作默契的黄金斗士.天坛座表示这一战自己当时恰好是跟封印女神在外域打仗,自己这个异时空的才敢冒充来到这里,对于战局结局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不想说.

    天蝎座风隐的头盔甩尾锁链变长飞向天秤座普陀,普陀以护体罡气荡起震荡反震开了天蝎座尾刺锁链,天秤座手臂一挥藤蔓一般缠绕的锁链灵力反击欲禁锢住天蝎座,但是对方可是封印女神之子,这种明显的意图自然不会随其心意,天蝎座猩红一针夹带自己的虚影划破封锁而来,如同突袭的蝎子想突袭歼灭自己的猎物一般,分身天蝎座出现,天秤座如同一下子面临两个人的轮番攻击一般一个拳脚交替一个借机毒刺伺机而动,但是天秤座应付自如,此时的她双手交叉,两股力量反复自己攻击一般.

    天蝎座风隐此时从左边的天秤到右边天秤衡量,而这时的天秤座的绝技没有发动,这只是借力打力扭转的一种.但是风隐却没有着急,两股划破天秤的血红猩红划空痕迹,解除了天秤座的平衡,猩红交叉飞出血红毒针,结果天秤座闪避而过,以高空翻身的姿势在天蝎座的后背脚踏一脚避开攻击锋芒.在众人以为只是平淡无奇的过招拆招的时候,结果一股强劲的下拉牵引力发动,是天蝎座风隐的牵引波发动,是将猎物拉入自己攻击范围的一种技能,强劲的拉扯力量就算有结界保护的场外,也让弱一点的斗士差点被拉向场地若不是有防御结界那可就凶多吉少了,但是天秤座并没有惊愕其的封印防御行为,反而借助其的拉扯之力架起星座天秤座盾再次震荡而下将天蝎座震飞离开自己的阵法之中,阵法随之瓦解,双方的腿部在肉眼难见的方式进行无影脚的交锋,最终天秤座的腿压和天蝎座高难度的后脚上踹发生碰撞,无数震荡的气浪灵压四散,如同震出一阵炸裂,天蝎座脚下形成小坑,而天蝎座的厚实的推力居然将全身重量的天秤座给震飞,天秤座心想:”果然,还是无法以蛮力瓦解他的蛮力!”身形已然闪现俯冲到其身边两人你攻我挡我来你往的攻击交替在场内忽左忽右,忽上忽下.

    这次的天蝎座猩红灵力形成”Z”字突击到天秤座面前再次打算强行灵力如风锥一般刺伤天秤座,但是出乎其预留的是明明近在咫尺的天秤座面前也有一个无形的墙,如果自己的牵引波动是吸力,那这股力量是排斥力量,难道白羊座布尔给她开小灶了吗?将水晶之壁交她了?但是不对如果是水晶之壁那自己的攻击已经还自己了!此时的天蝎座风隐手掌针刺朝内打算以膝盖何时距离发动近战技能,但是既然计划跟不上变化,随之另外一手以掌推开彼此距离,另外一手和自己的手快速挥出猩红6针,以打破天秤座的怪力.可是就在猩红第一针击碎对方的排斥波能量的时候,其天秤座和自己的距离在变得更远,虽然此时的两人还没有成为搭档,但是天蝎座已经评估到天秤座也发动了自己的普通技能旋转星球防御,再挥动星球袭来,如同异次元空间一般自己迎接质量大于自己攻击的伤害,那是和自己完全集中一点的力量攻击相反,而且自己被瞄准成为那些星球光球防御的靶子一般被砸,他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天秤座:”你在做什么?你不知道这样会受伤吗?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不合适你们这样的女生!”

    话落,其的猩红针星座针后面五发结结实实突破了她的异次元空间伤到了圣衣之上,天秤座的头盔被震飞额头流血,四肢关键处被刺伤,虽然圣衣完好无损,但是天秤座天蝎座都清楚此时的5针是结结实实被其吃下了,而天蝎座虽然也被攻击轰到地上,但是自己的圣衣还是能抗下这招的基本就是小伤,但是天秤座不一样此时的她不只是脑海如电击和致幻一般失去对现在情况的意识,而身体也在失去控制,自己几乎如同被钉住的身体一般在屹立,但是对于天蝎座来说自己已经把对手打残了,天蝎座看向白羊座布尔:”这情况.可以结束了吗?”

    白羊座布尔摇摇头回答:”天蝎座,你在说什么胡话,你的对手不是还没放弃吗?”

    虽然疑惑,但是看到天秤座脚下如树木一般盘出魔法阵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恢复,天蝎座有些惊愕:”元神之力,她疯了吗?我怎么能对她的元神进行攻击!”

    而布尔的声音:”天蝎座,你对对手如果仁慈的话,那吃亏的可是你自己,自己想清楚了吗?”

    说句间天秤座背后的树木缠绕了天秤座的躯体随后控制其摆出交替结印的手势,布尔再次提醒:”现在,你如果要打断她还来得及!否则你就得吃她大招了!”

    天蝎座看着握紧带刺的手掌说道:”我做不到,我做不到,那可是她的元神!”

    说话间天秤座身后的元神一般的生命之力生命树化为虚无,天秤座凭空悬浮天上,双手展开然后高抬右手:”天秤座奥义绝技 -正义天平!发动!度量!”

    正义天秤的一个特别之处会将对方的圣衣剥离单纯衡量肉身,托盘上延伸光构成的类似藤蔓的东西缠绕让天蝎座不能离开这个区域,如同真的被掏了手心一般,天蝎座有了呼吸难受的窒息感,可是凭借自己的强横力量其还是把这种剥离灵魂的致死感给扛了下来,.大口大口喘气,而这个时候高举扎下的毒刺居然伤不到托盘,自己还被震的倒地:”这是什么玩意?”

    说话间天蝎座脚下原本就是坑坑洼洼的地方被架起如同一个天秤一般,自己在托盘之中,而另外一边是天秤座的圣衣,普陀自己以神的之态站在中间区域”度量其对男女战士的平等!”

    天秤倾斜向天秤座那边,然后缓缓变成他这边变重,天蝎座感受到比灵压还压迫的挤压感,随后一股强劲的冲击波将其甩向天的同时震荡摔向地面,天蝎座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苦笑道:”就凭借这个审判我!你还不够资格!”

    华丽的飞弧之后天蝎座的星座幻想出现,但是缓缓变成血红色”天蝎座奥义绝技-猩红星座88针!”一阵流星一般的猩红如覆盖攻击一般吞噬飞向天秤座,天秤座的天秤星座幻化出的巨大天秤消失湮灭,而自己也如同吃流星拳一般被华丽打中,血红光芒一闪,最后一个猩红针带着天蝎座的身躯以灵压的气势冲天而降,此时的天蝎座的灵力在高手那根本感受不到他所谓的小宇宙力量他完全集中在刺爪之上,伊在旁边示意白羊座布尔应该出手介入了,白羊座点点头,一开始以为其会是水晶之壁的替天秤座挡下攻击,但是实际他是出现在上空接住天秤座的身躯,反手就是一个[宇宙星空爆]对天蝎座进行了攻击,如星光被湮灭一般无数的星尘碎屑震出灵力将天蝎座的攻击刹住,但是天蝎座的攻击如白羊座布尔预留一般直接洞穿了他号称当时最强防御的水晶之壁而自己的攻击随着水晶之壁瓦解的时候给予其重创,让其原本攻击的状态僵硬住,如同水晶之网在刚才的攻击禁锢一般,摊手念力就让天蝎座的杀招释放威压,天蝎座才缓缓恢复理智,看到白羊座护在身后的天秤座说:”对不起!这招我怎么会入魔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白羊座布尔示意其:”自己去向女神大人解释吧,事后自己回黄金十二宫天蝎宫领罚面壁思过到天亮!”

    白羊座布尔面向女神鞠躬以后缓缓说道:”本场比赛实力上天蝎座赢了但是违背杀招不得有任何魔性魔心控制的斗士修行规则,其会自行面壁思过,一人犯错,全宫被罚!以儆效尤.”

    在远方的天坛座和他们解释说:”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在上个女神的时代,斗士以纯结力量为尚武修炼大钢,如果在使用超出自己平时极限实力的绝招的时候若是没有控制好灵力和星座力量则可能被邪灵怨念控制,他这一次代表的是仅次于女神的黄金十二宫,而之前的水晶斗士都还没有成立,所以表率作用没做好还连累自己的一宫的三百斗士弟子一起受罚,这在当时来说是相当掉面的事情,更别提他们这次代表的是自己神族势力,得让封印神族多少年抬不起头得多少战功才能洗刷这个耻辱!”

    其他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陆瑶问:”那我们不用去安慰他吗?”

    天坛座严肃说道:”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你现在去安慰他又改变不了历史,也许后面他会在时空一族查明自己的暴走的原因,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你们的器魂,不是来做心理辅导的,何况你们后面看到的天蝎座不是活着好好的吗?别担心这个了,跟我先去休息一下,待女神回宫,我们就去拜见善雅大神!”

    在天蝎座缓缓走来的时候,正义女神看着远处缓缓走来的天蝎座说道:”你们内部的事情我不干涉,这孩子最终是没有伤到我孩子的,我去看看普陀伤势无大碍的话我就回冥界去了!”

    蔵茗女神尴尬表示::”让你见笑了,这情况的确出乎意料之中!天秤座有其他圣雅少年进行治疗,小伤小伤!”

    天蝎座来时已经看不到正义女神,至少目前自己不用当面说一声抱歉松一口气的时候,女神说道:”自己跟我回女神宫说去吧,毕竟是丑话我们还是回去再说!虽然身为你母亲的姐妹,但是这事情她也包庇不了你!”

    天蝎座拱手说:”领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